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发展研究 > 研究文章

【世界知识】打出“戈兰高地牌”,有何效果

2019-04-13 10:19:00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阅读

3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会见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时宣布“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并签署公告予以确认。在此前的3月21日,特朗普已经通过社交平台表示,自己将会在适当的时候承认以色列对于戈兰高地的“主权”。3月21日是犹太传统节日普林节,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好造访以色列;3月25日则是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出席美国以色列公共关系协会年会,并与特朗普举行会谈的日子。由于4月9日以色列大选将拉开帷幕,因此特朗普此时表明在戈兰高地问题上的立场,也被视为对内塔尼亚胡竞选连任的“神助攻”。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控制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狭长地带,是叙利亚、以色列和黎巴嫩三国交界地区的制高点。从戈兰高地向西,便是以色列重要的水库太巴列湖和以色列—约旦河西岸—约旦地区重要的水源地耶尔穆克河,北部则是雄伟的赫尔蒙山。


微信图片_20190413102142.jpg


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这一战略要地,实施控制和管辖,拒绝归还给叙利亚。对于以色列来说,占领戈兰高地意味着可以俯瞰周边区域,形成天然的军事屏障保卫以色列北部的安全。叙利亚一直要求以方归还戈兰高地,并将其作为双方实现和平的条件之一。国际社会也始终否认以色列对于戈兰高地的占领,并且要求以色列将其归还给叙利亚。1981年以色列宣布实施《戈兰高地法案》,宣布在戈兰高地推行以色列法律、司法和行政体系。此举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联合国安理会随后通过了第497号决议,宣布《戈兰高地法案》“完全无效、不具有国际法效力”。20世纪90年代,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巴以和平进程的开启,以色列和叙利亚举行了多轮和平谈判,其中戈兰高地归属问题是焦点议题之一。但是,一方面以色列和叙利亚在边境线划分上存在争议,另一方面叙利亚坚持将叙以和平问题与巴以和平谈判绑定,最终双方谈判破裂,戈兰高地问题悬而未决。2016年4月,以色列政府首次在戈兰高地举行内阁例会,内塔尼亚胡在例会上表示,以色列将永远不会放弃戈兰高地。此次特朗普在戈兰高地问题上表态后,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无论是美国的西方盟友,还是中东地区主要国家,都不支持特朗普的立场。


自以色列实际控制戈兰高地以来,戈兰高地逐渐成为以色列社会经济的一部分。当前以色列在戈兰高地建立了30多个犹太定居点,常住人口约3万人。产自戈兰高地犹太定居点的苹果、葡萄酒、柑橘和其他农产品,已经成为以色列民众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世世代代居住在戈兰高地的德鲁兹人大约有2万,但当地德鲁兹人绝大多数拒绝以色列国籍待遇,仍然视自己为叙利亚人,只有不到一成的当地德鲁兹人申请获得了以色列国籍。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当地德鲁兹人的看法也逐渐出现了分化。老一辈德鲁兹人不接受以色列政府提供的“以色列公民”身份,仍然在家里悬挂叙利亚国旗,建造小型的纪念馆来铭记自己的叙利亚祖国;而在年轻的德鲁兹人中,不少人选择到以色列的大学深造,接受以色列国籍,在以色列城市寻找工作机会,积极地融入以色列社会。


特朗普送给内塔尼亚胡的“大礼”


此次特朗普对戈兰高地问题表态,恰逢以色列大选期。长期以来,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一方面,内塔尼亚胡长期执政,且在美国内犹太人社团中有着不错的人缘,其强硬、干练和精于算计的执政特点也受到特朗普的夸赞与认可;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的女婿、中东政策特别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关系紧密,内塔尼亚胡与库什纳的父亲查理斯·库什纳私交甚好,内塔尼亚胡年轻时曾经在库什纳的房间借宿,而当时还是小朋友的库什纳不得不住到阁楼。在特朗普宣誓就任总统后不久,前来访问的内塔尼亚胡在见到库什纳时,面对记者调侃道:“贾里德,我方便说出来咱俩认识有多久了么?”


微信图片_20190413102136.jpg

2019325日,特朗普会晤来访的内塔尼亚胡,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当前,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国内的处境不是很理想。一方面,其领导的右翼利库德集团在大选中遭遇中间翼政党“前进党”和前军方高层组成的“蓝白阵营”的挑战,后者在选前民调中支持率超过了利库德集团;另一方面,以色列总检察长办公室针对内塔尼亚胡的贪腐起诉很可能会将内塔尼亚胡送进监狱。


长期执掌以色列政坛的内塔尼亚胡,其主要优势来自于外交领域。一方面,内塔尼亚胡曾在美国长期生活,与美国政界关系十分密切;另一方面,在过去数十年间,内塔尼亚胡参与并且影响了以色列诸多外交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在巴以问题、伊朗核问题、叙利亚问题等一系列地区热点和敏感议题上,内塔尼亚胡一贯立场强硬。因此,在以色列大选开始之前,利用戈兰高地问题对内塔尼亚胡“帮一把,扶一程”,才是特朗普的真实目的。不过,特朗普这张“牌”能起到多大作用不好说。以色列国内有声音认为,尽管特朗普的表态有助于促成以色列对于戈兰高地占领的“合法化”,但是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控制在某种程度上已是“既成事实”,而特朗普的表态反而将以色列推入国际舆论旋涡。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此次访美之行不得不因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火箭弹袭击而提前结束,以色列国内的注意力也很快从戈兰高地转向了“如何应对哈马斯威胁”。


特朗普在戈兰高地问题上的表态,从当前看难以造成实质性的影响。首先,以色列实际控制戈兰高地已经长达半个多世纪,其对于戈兰高地的管控仍将是一个客观事实;其次,尽管国际社会存在诸多反对声音,但是这些基本上都只体现在外交层面,尚未转化为实际行动;最后,无论是叙利亚政府还是叙反政府组织,当前的主要注意力仍然在叙利亚北部,叙北部伊德利卜省和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才是叙政府、叙反政府武装、叙库尔德武装等关注和争夺的焦点。因此,尽管近期阿拉伯世界罕见地保持一致,反对将戈兰高地“送给”以色列,并完全支持叙利亚对以色列所占戈兰高地的权利,但在短期内,叙利亚难以在戈兰高地议题上做出较大动作。


不论在何时都会是一个敏感议题


从以色列国内来看,“蓝白阵营”在选前的民调一路领先,有人认为如果“蓝白阵营”击败利库德集团上台执政,将极可能奉行与内塔尼亚胡不同的外交政策,甚至可能在戈兰高地问题上谋求向叙利亚让步、实现和平。但实际上,不管是哪个政治党派在以色列上台执政,以色列都难以在戈兰高地问题上向叙利亚做出较大让步。就拿“蓝白阵营”来说,其领导层比如班尼·冈茨和加比·阿什肯纳齐都曾长期担任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摩西·亚阿隆则担任过以色列防长,他们都是2012年针对加沙的“防卫之柱”军事行动的主要策划者和实施者,对于“周边威胁”的强硬姿态不亚于内塔尼亚胡。班尼·冈茨在美国参加美国以色列公共关系协会年会时高呼“安全第一”,要求以更加强硬的手段打击哈马斯,被一些以色列媒体称为“不是内塔尼亚胡的内塔尼亚胡”。以色列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国内社会民意体现的结果,往往不由政治人物把控和主导。不论在何时,戈兰高地问题都将考验以色列国内政治人物的智慧。


此外,抛开戈兰高地的战略意义不说,将戈兰高地归还给叙利亚势必还会牵动以色列国内舆论和政治格局。比如,如果将戈兰高地归还给叙利亚,那么如何安置戈兰高地上的犹太定居者将会成为一个大难题,极易引发以色列极右翼势力的反弹。笔者多次造访戈兰高地,当地犹太定居者十分反感谈论归还戈兰高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自己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耕耘了数十年,即使真的要将戈兰高地归还给叙利亚,也要以保留当地的犹太定居点为前提,而且还需要考虑“到底应该将戈兰高地归还给一个什么样的叙利亚,是一个敌视以色列的叙利亚,还是一个愿意和以色列和平相处的叙利亚”。 (成稿于4月3日)


(作者王晋为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孔德航为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19年第8期。本文责编:吴晓芳)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